中國青年網

文化中國

首頁 >> 文化要聞 >> 正文

與海昏侯約火鍋

發稿時間:2020-02-04 13:33:09 來源: 中國青年報

  2015年,海昏侯墓橫空出世,占據各大媒體頭條,在琳瑯滿目的發現中,其中一件文物尤其被津津樂道:《西漢海昏侯或是"吃貨"》《2000年前的火鍋長這樣》……說的是墓中出土了一件素面銅器,以三只足支撐著大肚小口的器身,器身下方連接一個炭盤,盤中還殘留有炭跡。

  你別說,確實有點像北京涮羊肉的銅鍋。看著它,海昏侯“吃著火鍋唱著歌”的畫面似乎就立時浮現,讓今天的我們都食指大動。

  不過讓“圍觀群眾”失望的是,不久后就有考古學家指出:從炭盤能盛放的燃料量估計,這件器物可能實現不了類似今天火鍋的功能,最多做個“保溫器”。而且從“火鍋史”的角度考量:如果取廣義的標準“一種烹煮食材的容器”,那么商周時期的大鼎就可以算是火鍋;而如果取狹義的標準“一種當今烹飪流派”,那么北方火鍋最早上溯大概也就到宋元,川渝火鍋更是晚到晚清民國才出現。

  有點掃興是不是?其實即便不是考古學家、不知道漢代人以分餐制進食,大家也能猜到,那時人們的生活怎么可能和我們現在吃海底撈、呷哺呷哺一樣呢?但大家就是喜歡尋找那些古人和今人仿若無二的生活細節,尤其在吃喝這方面。

  比如,從西周墓中發現了一罐雞蛋,網友便問:不知味道如何?又如,發掘出兩壺遼代的酒,網友又問:還能喝嗎?在民以食為天的中國,五千年過去了,幾乎所有事都隨著時光發生了巨變,唯有對飲食的執著穿越時代,歷久彌新。

  所以,不妨問問你自己,是不是也或多或少有這樣的認知或期許:古代與現代,在某種程度上是相似甚至同一的?那些時移世易當然存在,但有些東西也能永垂不朽,因為這里都是中國。與其說我們在回望歷史,不如說我們也同時言及自身。

  這些想法在最近幾年愈發流行了起來。比如,2019年的一部大熱劇《長安十二時辰》,就為觀眾編撰了一本唐代首都長安的美食“大眾點評”,從胡餅到水盆羊肉,原著作者馬伯庸運用自己的文史知識,讓一部歷史劇中的吃喝都有據可查起來。一部以現代技術拍攝的網劇,構建出了一個亦真亦幻的長安。

  考古學者對這部劇也是有貢獻的,其中不少細節就是他們提供的,比如,劇中人物尋找的“世上最美的東西”何家村遺寶,就是考古學家1970年于西安發現。這批早已被奉為國寶的唐代金銀器,自此不止于被端放在博物館的展柜之中,也同時成為仿佛觸手可及的歷史,忙著周游全國,作為各地巡展的寵兒。

  事實上,這一天的到來并未很久。你記不記得不久前,大家還在吐槽影視劇是傳播錯誤文物知識的重災區,比如,讓三國人物用他們或許都沒見過的青銅爵喝酒。這種“進步”,絕非我們對某些歷史忽然茅塞頓開了,而是我們對某些歷史逐漸一往情深了。“夢回大唐”就踏踏實實“回”,而不是要把唐代搬到2020年。

  有人說“歷史是個圓”,世事不過循環,如若未來不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躍遷,那么“重回盛世”豈不最好?但一定要記住,過去既回不去,回去也未必美好,中國歷史上有過很多吃不飽飯的年月,唐朝后期也是兵荒馬亂。我們只是與海昏侯一樣,獨愛那一盆熱氣騰騰的火鍋。

  奚牧涼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責任編輯:工蟻
 
强奷女人老师一级毛片视频